【漂亮保姆被虐待】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女秘書】

下一篇:【真實的強暴】


黃素雲從安徽老傢來北京當小保姆,通過先來的表妹介紹到一個教授傢。素
雲很高興∶知識分子傢庭,一定挺高雅的。可沒想到,從此她過上瞭暗無天日的
生活。

  剛進傢門,教授夫人就給她訂下瞭傢規∶不許私自外出;不許比主人早睡晚
起;吃飯時要站在飯桌邊,為主人添飯;外出買菜要記清每筆開支┅┅

  這天,素雲去農貿市場買菜,剛到菜攤,一摸口袋,她的冷汗就出來瞭∶主
人剛給的100元錢不見瞭!

  100,對她來說可不是小數目。

  晚上,素雲跪在沙發前,求主人原諒。因為丟瞭錢,她被教授夫人用雞毛彈
子鞭韃,已是遍體血痕。教授和夫人板著臉∶“你就承認是你偷的吧!”

  “不,不是!”

  “如果承認是你偷的,我們就不追究你瞭。”

  聽教授這麼說,素雲違心地點頭說∶“是,那100元錢是我偷的。”純潔
的鄉村姑娘怎麼也沒想到,教授把她的話錄瞭音,她從此倒黴瞭。

  那以後,她的名字沒有瞭,教授和夫人都叫她“丫頭”,她稱教授和夫人必
須稱主人。主人對她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她每天要早起晚睡,收拾房間,洗衣
做飯,侍奉主人。

  這晚,素雲剛剛收拾過廚房,就聽到女主人叫她∶“丫頭!你死到哪去啦?
快來給我洗腳!”素雲趕緊端來瞭熱水,跪下替女人脫鞋。“你聞聞我的腳味道
如何?”已經被他們打怕瞭的素雲不敢不聞,趕忙趴下身去,用鼻子嗅女主人腳
丫。“用嘴去舔!”女主人又命令道。素雲伸出舌頭,沿著腳趾縫輕輕舔起來。
教授夫人閉著眼,享受著丫鬟的服務。

  半小時後,素雲將女主人那雙白嫩的腳放進盒裡,用手輕輕地洗去上面的口
水,又用白毛巾把那腳上的水擦乾。

  “素雲!到我這裡來!”洗腳水還沒倒掉,躺在裡間屋外的教授又發話瞭。
素雲不敢動,看看女主人,教授夫人仍舊閉著眼,冷冷地說∶“去吧!好生侍候
著。”

  教授躺在床上,光著上身。見素雲進來,沖她招招手∶“過來給我按摩,我
的腰又痛瞭。”素雲爬上床,伸出玉手在教授的後腰上揉捏。過瞭一會兒,教授
說∶“好瞭,揉揉下面。”素雲的手移到腿上,輕輕揉捏。

  “誰讓你揉腿?給我脫掉褲衩,揉屁股!”教授抬起腿踢在素雲下身,狠狠
地說。素雲遲疑著,一個姑娘傢,怎麼好脫大男人的褲衩?

  這時教授夫人走進來,用力在素雲臉上擰瞭一把∶“快給主人脫褲子,給主
人揉屁股!你還敢不聽話?讓你幹啥就幹啥,不然就把你這個小偷送公安局!”
說完對著教授一笑∶“老頭子,好好享受這個小嫩丫鬟吧。你不是總說我陰冷,
不能滿足你嗎?今天讓你玩個夠!不過,讓你隨瞭心以後你可得對我好。”說著
又用力在素雲臉上擰著∶“死丫頭,快給你爹爹脫,讓你爹爹玩你!”

  素雲忍著痛,脫下教授的內褲,呈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她從沒看過的男人的
白屁股。教授夫人的手還擰在她的臉上,肉鉆心地痛,她流著淚開始給教授揉屁
股,教授夫人陰笑著退瞭出去。

  教授等夫人出去以後,立時翻過身,露出身下的大肉棒。嚴厲地對素雲說∶
“握住它!上下套弄!”到瞭此時,素雲也不得不為主人套弄瞭。教授的肉棒好
粗,素雲的小手握住還露出5公分。她顫微微的捏著肉棒,套弄起來。

轉眼半年過去瞭,小保姆黃素雲已經成為教授傢不折不扣的奴仆。她每天要
給教授夫人捶腿、洗腳,給教授洗澡、擦身,教授如果說讓她去按摩,她就要主
動脫光自己跪在床上,先給主人按摩,然後為主人口交,再後就是求主人插入。

  這天,她給教授夫人捶過腿、洗過腳後,夫人對她說∶“快去給爹爹洗澡!
今晚還有節目呢!”夫人習慣對素雲稱教授為爹爹。

  素雲走進教授臥室,跪下說∶“主人,請您沐浴,小丫鬟給您去洗。”

  在浴室裡,素雲光著身子,跪在同樣是裸體的主人面前。教授捏著素雲的奶
頭∶“來,吃寶寶瞭!”素雲趕緊伸出舌頭,手握肉棒舔起來。

  教授猛地拉住她的秀發,威嚴地說∶“總是忘記,在吃寶寶前要說什麼?”
素雲立時嚇壞瞭,在地上磕頭不止,她知道,又要受到處罰。主人規定∶在舔肉
棒以前,必須先懇求說∶“主人,求求您,準許小丫鬟吃您的寶寶吧!小丫鬟實
在愛它,想它。”可是今天,她竟然忘記說這話瞭。

  “你說,怎麼處罰你這小丫頭?”

  “求求主人,饒過丫鬟這回吧!下次再也不敢瞭。”

  “要給你嚴歷的處罰!一定要處罰你,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小丫鬟?”

  “對不起┅┅”

  “這樣吧,”教授指著地面上的一瓶洗滌劑說∶“把它放進你的小穴裡!”

  素雲屈辱地流下瞭眼淚,這種處罰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瞭,她不想這麼
折磨自己,可又不敢反抗,還是順從的點瞭點頭。

  “放進去吧。”教授又催她說。

  素雲拿起洗滌劑瓶子,緩緩塞入下身。

  “過來,爹爹收拾收拾你!”

  素雲轉身爬過去,把屁股對著主人∶“主人,請您收拾不聽話的丫鬟吧!”

  教授拍拍女奴的白屁股,開始抽插那隻洗滌劑瓶子。

  “哎呀!痛!我不行瞭。我再也不敢瞭!求求主人,饒過丫鬟這回吧!”

  “好,就饒過你這死丫鬟這一回!快來,吃寶寶!”

  這一次,素雲再不敢忘記那句話瞭∶“主人,求求您,準許小丫鬟吃您的寶
寶吧!小丫鬟實在愛它,想它。”被教授夫婦訓練成性奴的素雲本身也產生淫邪
的性感,把肉棒含進嘴裡。

  “好吃嗎?”

  “啊┅┅真好吃。”

  怕再受處罰,素雲以撩人的姿態,撩起黑發,好像真的很好吃似的舔起肉雞
巴。從根部到**都沾滿唾液後,就開始用舌尖舔蛋蛋。

  “嘔┅┅太好瞭。”教授激動的大叫。浴室的口交非常美妙,但今天能看到
小丫鬟妖艷的屈辱的姿態,有更強烈的快感。

  素雲用一隻手揉搓翹起成弓形的肉棒,再把**含進嘴裡。進去後又吐出,
用舌尖磨擦**的下緣,當主人的馬口滲出透明的液體時,立刻就用舌頭舔進嘴
裡。

  教授把小丫鬟的身體拉過來,一面吮美麗的紅唇,一面伸手抓住她那豐滿的
乳房。小丫鬟身體的甜美味道以及溫柔的舌尖,使教授很得意,他要好好享用這
個小嫩丫鬟的肉體。素雲不停的喝著主人的口水,一面發出主人要求的嬌媚的哼
聲,一面用左手愛撫勃起的肉棒。

  “小丫鬟,給你吃好吃的東西吧!”教授的身體向後仰,同時猛烈做出幾天
來頭一次射精。

  素雲知道,這精液她必須吞下去,不然又會受到更加嚴歷的處罰。嚴厲的處
罰使素雲從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吞下以後,開始做最後的沖刺,用右
手握住肉棒的跟部用力揉搓,同時讓肉棒在嘴裡進進出出。

  “啊┅┅小*人┅┅太好瞭!”教授陶醉在最美的放射感裡,把火熱的精液
射在素雲的嘴裡和臉上。

素雲在浴室裡被男主人玩瞭之後,馬上又被女主人叫到房間裡。

  “過來,給我揉揉肩膀。”素雲趕緊上前給她揉捏。“講一講,你在浴室裡
怎麼樣侍侯你爹爹的?”素雲臉紅瞭,不知說啥。“快說啊!不然又要用針紮你
啦!”素雲怕女主子用刑,趕緊說∶“用嘴。”

  “怎麼用嘴法兒呢?”

  “就是跪在地上,用舌頭舔爹爹的那東西。”

  “還有呢?”

  “還有就是趴在那裡讓主人插!”

  “好,現在我叫你跪在地上,用舌頭舔我的那東西!”

  “是,主人!”素雲跪在地上為女主人脫下內褲,伸出舌尖舔著那紅紅的肉
縫。

  實際上,教授夫人生性陰冷,並不需要別人特別是女人的愛撫,可她就是為
瞭折磨傢中的這個小保姆。

  足足舔瞭半個小時,她才發話說∶“行瞭,去請你爹爹過來。”原來她是為
瞭與教授行房事才折磨素雲的。將小丫鬟折磨一陣,她自己的陰物反而濕起來,
光光地躺在那兒等著丈夫。

  教授進來瞭,素雲乖乖地湊上前幫男主人除去身上的衣物,跪在男主人面前
用舌頭舔他的雞巴。在她的侍奉下,教授很快就硬瞭,他對素雲使瞭個眼色,素
雲知趣地站到一旁。按照老規舉,主人做愛時,小保姆必須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
站在一旁侍奉。

  教授與夫人樓在一起,摸她的奶頭和陰穴。他沿著夫人的乳房而下,通過一
處平坦的平原、肌白似雪,接著是一個微凹的谷地,往下就是一片微微隆起的高
原,上面有一片黑森林,俯瞰著一道神秘的護城河,在裡面,就是她那多毛的陰
穴!

  他以手輕輕觸摸夫人的私處,汨汨的潤濕自那桃花源滲出,他正要讓雞巴挺
進,轉頭看到赤裸地站在一邊的素雲,心生一計∶“我今天要玩雙軌制。”他對
站著的小丫鬟說∶“過來,吃你他的聖水!”

  素雲平時隻是站在一邊侍候著,給主人擦陰物、端茶倒尿,這回讓她在主人
做愛時用舌尖舔女主人那紅紅的肉縫,她一時之間漲紅瞭臉,不知所措。

  “怎麼,你敢不聽話?”素雲哪敢不聽,她嘴裡嚅嚅地說不出話來。

  這時,躺在那兒等著她舔私處的教授夫人伸手狠狠擰瞭她大腿一下∶“不願
意?”

  “不,不,我願意,主人叫我幹什麼我都願意!”她跪在女主人大腿間開始
舔弄小穴。由於怕打,她做得很盡職,女奴的服侍使夫人改變瞭陰冷的個性。

  一會兒,女主人就叫瞭起來∶“啊┅┅我不行瞭┅┅老公┅┅我受不瞭瞭!
快┅┅不要這小騷貨瞭!要你┅┅快來插我!”

  眼前的春光和夫人的叫聲深深地刺激著教授,他的肉棒再度勃起,他很快地
起身,將肉棒插入夫人的陰穴裡┅┅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小穴好
爽┅┅喔┅┅喔┅┅喔┅┅陳┅┅喔┅┅喔┅┅喔┅┅你的肉棒今天怎會這樣粗
呢┅┅喔┅┅喔┅┅喔┅┅喔┅┅喔┅┅好爽┅┅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的陰穴美翻啦┅┅”

  在教授快速且猛烈的抽弄下,夫人不一會就泄身瞭,可教授的雞巴還是硬梆
梆的。他一把抓過素雲,扶住她光光的嫩腰,摸摸陰穴,猛地插瞭進去,開始前
後抽送,動作力道十足,每次插入都沒根到底!頂得素雲受不瞭。

  “┅┅啊┅┅啊┅┅”沒有五分鐘,他就已經射精瞭。他趴在小丫鬟身上不
停地喘氣。

  教授夫人可不許小丫鬟休息,一把將她拉出來∶“你倒舒服瞭?快點來侍候
我!”素雲隻得用舌尖再次舔女主人那紅紅的肉縫。

  夫人這麼做一是為瞭折磨小丫鬟、從中獲得快感;二是今天她的陰穴癢得不
行,小丫鬟的服務讓她渾身發熱,淫水直流。

  她還想繼續折磨小丫鬟,隨手拿過發夾朝素雲的乳房刺去。

  “啊!”素雲不知女主子為什麼又對她用刑∶“丫頭並沒有做錯什麼,主人
為什麼又處罰呢?”

  “你勾引我傢老頭子,吸乾他的精水,還說沒有做錯什麼?”發夾又朝丫頭
的另一隻乳房刺去。不用說,素雲今晚又難熬瞭。

素雲被她的主人折磨得實在受不瞭瞭,心裡萌生瞭逃跑的念頭。可是身份證
被主人沒收瞭,以後怎麼辦?

  這天,她趁教授夫婦上班的機會,偷偷的找,終於在一個抽屜底下找著瞭。
她收拾起自己的東西準備逃跑,不巧剛要出門教授夫人回來瞭。

  “好啊!偷瞭東西想逃跑!”

  “不,我隻是想回傢。”

  “還敢狡辯!看我怎麼處罰你!”教授夫人聲色具厲∶“把包放下,去拿鞭
子來!”

  一絲不掛的小丫鬟被捆綁住手腳,栓在雙人床的鐵架上。她的白嫩的身上佈
滿皮鞭抽打的痕跡。教授夫人剛才罰小丫鬟跪著,用皮鞭狠抽她,在打她的時候
不許叫、不許移動。

  捆綁著的小丫鬟,年輕成熟的二十歲的雪白肉體,這時侯冒出汗,被血泄成
粉紅色。身體的曲線非常柔和,隆起的二個肉丘和中間的肉溝,深褐色的菊花蕾
也看得很清楚。

  教授夫人正在用皮鞭抽打小丫鬟滿美的屁股。

  “啪!”

  “哇!”

  “再來一下!”

  “不要啦┅┅饒瞭我吧┅┅不要打我瞭!”

  “不要皮鞭,不要打,小姐還真難侍候。難道說,非得要玩弄你的肉洞才可
以?”

  鞭打完瞭,她又把素雲光滑雪白的雙腿分開成一直線,把繩索固定。這時候
雙手仍舊高高舉起,雪白的雙腿向左右成一直線,在那中心點上有紅色的肉洞,
好像微微張開嘴在嘆氣。

  “求求主人,饒過丫鬟這回吧!下次再也不敢瞭。”

  “哼,偷瞭東西想逃跑?這回要給你最嚴歷的處罰!”教授夫人用手指把少
女的肉縫向左右分開,用手指伸入肉洞裡撫摸∶“小丫頭,這樣小的洞,真難得
能使那樣大的肉棒進入┅┅對瞭,我把你的小肉穴擴大一些吧!”她說著拿出一
個小包,原來裡邊是醫生用的陰道擴張器。“這個東西真不錯┅┅不過還少點東
西。”夫人說著去廚房拿來一條粗黃瓜,和擴張器一起拿到床上,首先把粗黃瓜
插入少女的肉洞裡。

  “唔!”

  “現在知道痛瞭吧?偷瞭東西想逃跑?看你還敢不敢?”

  在徹底分開的雪白大腿根上,插入綠色的粗黃瓜,這樣的場面,教授夫人也
是第一次看到,非常淫糜而刺激。

  “看吧,全都進去瞭。”

  活動粗黃瓜時,痛得少女又哭起來。

  “唔┅┅唔┅┅”少女的大腿顫抖。

  “是感到舒服瞭嗎?”教授夫人一邊拿黃瓜抽插,一邊欣賞小保姆的表情變
化。

  “現在,我要收拾你那最神秘、最下*的地方瞭。”拔出粗黃瓜,更換擴張
器,把冰涼的頭部狠狠插入肉穴裡。

  “唔!”

  插到根部,打開擴張器,用鋼筆型手電筒向裡面看。小保姆肉洞裡發出美麗
的粉紅色光澤。意想不到的景色,使教授夫人幾乎無法呼吸。她有生以來第一次
看到的別的女人的秘境,竟然形成無比的興奮和快感,使欲火熱烈燃燒。

  她實在閑著沒事,想好好折磨傢中的這個小保姆,她要使這個少女流出更多
的眼淚。她把擴張器在小保姆肉洞裡更擴大時,看到裡面的子宮。

  “哈!很漂亮。你自己也沒有看過這裡吧?真瞭不起┅┅原來女人的身體是
這樣的┅┅”

  “不要┅┅饒瞭我吧┅┅”小丫鬟用哭泣般的聲音哀求∶“噢!饒瞭我吧!
求您啦主人!”

  “這叫聲好可憐!就是這個聲音┅┅”教授夫人覺得在自己的潛意識裡,可
能希望聽到她小保姆哀求的聲音。現在才知道讓另一個女人哭泣,發出求救的呼
叫,是如何的能刺激自己的官能。

  “啊┅┅真舒服┅┅”那種快感使教授夫人在心裡不由得這樣叫喊。

安徽小保姆黃素雲想逃跑未成,被教授夫人好一頓折磨,一絲不掛的被捆綁
住手腳,栓在雙人床的鐵架上,用皮鞭抽打她白嫩的身子,還把擴張器插在肉洞
裡。

  從此她的生活更加悲慘,在屋裡她被命令不許穿衣服,整天一絲不掛,教授
動不動就要揉捏她的雙峰、乳頭和下體,教授夫人則不時擰她大腿內惻的嫩肉。
到瞭此時,小保姆黃素雲也隻能百般容忍、逆來順受。

  “過來,丫頭!”這天,素雲正在廚房刷碗,忽聽到主人叫她,趕緊光著身
子跑過來。

  教授摸摸小保姆的臉蛋,隨即用左手食、中二指捻著鮮紅的乳頭,右手中指
在濕答答的桃源洞內盡情挑動,弄得小保姆雙頰一片暈紅,口中不時嬌喘連連。
素雲的叫聲使教授亦發興奮,抓著她乳房的左手更加狂烈地愛撫著,右手代替肉
棒兀自從她高翹的屁股向肉洞沒命似的抽送著;靈活的舌頭,也在她雪白的頸部
不斷的舔著。

  素雲兩小時前才被他玩過,現在又來輕薄,心中雖然厭惡,卻又自知抗拒不
得,心想若再不設法阻止,隻怕最後又要再搞一次瞭,於是嚶嚀道∶“主人,不
要┅┅饒瞭我吧!饒瞭我吧!求您啦主人!”

  教授聽瞭這嬌聲柔語,心中一趐,啾嘴在她紅頰上一吻,淫猥地笑道∶“小
丫頭,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可就是不能饒你!我要讓你快樂地升上天。”說話
間,手指頭更加賣力地揉捏。

  教授愛極瞭玩弄小丫鬟的遊戲,恨不得能和她連連出戰,隻因陽精方泄,陽
物疲軟,隻好將她赤裸的一摟在懷裡,手指輕捻著她那暈紅的乳頭,過那肌膚之
親的乾癮。

  “好呵,一大早上,早飯的碗還沒刷,你兩人就玩雜交的遊戲,在我傢營造
出這麼濃厚的春色!”教授夫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瞭,冷笑著站在一旁。

  素雲聞言大驚,忙從教授懷中掙脫開來,赤身露體地跪在女主人面前∶“不
關我的事,是主人叫我來的,我不敢不來。”

  “死丫頭,你還敢嘴!”教授夫人面色鐵青,從腳上脫下拖鞋,忽而舉起右
手,向素雲裸露的豐臀打將下去,“啪啪”聲響,丫頭雪白的豐臀上霎時出現一
個個碩大的紅色拖鞋印。素雲痛得哇哇大叫,淚流滿面。

  女主人卻不知憐香惜玉,揮鞋打個不停,怒道∶“你是我養活的,偷我傢的
東西,還逃跑,我都不追究,你應該好好報答我。可你非但不知感恩,竟然敢勾
引我老公,還敢頂撞我!你娘這一生最氣女人不服從我,賞你幾個鞋掌,看你以
後敢不敢?”說著,又在素雲大腿內惻的嫩肉上狠擰著。

  素雲痛得死去活來,哀號道∶「別擰瞭!別打瞭!我再也不敢瞭!┅┅饒命
呀!」她被打得癱倒在地上,全身疼痛難當。

  教授夫人叱道∶“死丫頭!還在地上裝死?快給我爬過來!”

  素雲不敢違抗,四肢趴在地上,全身赤裸著一步一步爬向女主人,淚水潸潸
而流。

  女主人叱道∶“還哭?哭什麼?”忽地一鞋掌打在她的左頰上,丫頭頓時左
頰發紅,高高腫起。此時素雲哪還敢哭?嚇得噙住淚水,淚珠隻在眼眶中滾動。

  教授夫人心中甚是得意,盯著一絲不掛的小保姆笑道∶“你們鄉下女人就是
這麼*,打瞭才肯聽話。我告訴你,我就喜歡打不乖的下*女人,老天有眼,叫
我在保姆市場找到瞭你,我終於可以好好發泄發泄,真過癮!你雖說是鄉下人,
可脫光瞭倒也身材惹火,正好適合當我的寵物。左右無事,你表演點馀興節目讓
我和你爹爹欣賞吧!”

  素雲不知她打什麼主意,一臉恐懼地望著這位兇殘的女主人。

  在旁邊的教授道∶“你怎麼動也不動呢?女主人的話你沒聽見?快點玩弄自
己啊!把自己的淫水給搞出來,淫水越多,待會兒你的痛苦就越少,嘿嘿┅┅”

  “快點!敢不聽話?!”教授夫人拿起桌子上的小水果刀。

  素雲大駭,未免再受皮肉之苦,不禁栗聲道∶“求你別打我!我做┅┅我做
就是瞭┅┅”縱使有千萬個不

上一篇:【女秘書】
下一篇:【真實的強暴】


本站專注于亂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