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和木蘭花的主人】(02)【作者:不必知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玉真淫道琶H明清】(02)【作者:北鬥星司

下一篇:【秦時明月之我主天下】【作者:不詳】


作者:不必知
字數:6378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二章,白素想請木蘭花

  眼前有個女人裸著體,有一副美麗的身材曲線,帶著凌亂的披頭散發,臉蛋
帶瞭紅暈,展現女人的風情萬種時也露出風騷之味,非常漂亮。

  那女人,就是白素。

  真好看。白素暗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認真看自己瞭,她邊拿起梳子
豎著頭發,邊欣賞自己的樣子,她認為這樣的自己比平時穿著少婦裝,把頭發盤
起來的模樣還要好看幾百倍。

  她站起來,慢慢的後退,直到鏡子完全展現自己的全身,從上到下打量著鏡
中的自己,轉著身子翹起美臂,用雙手托起自己傲人的豪乳,這對豪乳裡充滿瞭
她的人生經常被男人幹的回憶。

  白素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被衛斯理以外的男人幹上是在公園裡,對方是幾個小
混混,他們趁衛斯理上廁所時從她的背後抓住胸部,把她幹上來。

  自己的貞操竟然沒滿一年就這麼輕易被人奪走瞭,好在整個過程沒被衛斯理
和其他人看到,那些小混混沒撕爛她的衣服,當衛斯理回來後接白素時,白素已
經把自己打理好,看起來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

  但那事情在白素的心裡揮之不去,成為心理陰影,後來不知為什麼,在日本
的酒吧裡被淫亂的場所刺激,使白素和山本劍男之間發生瞭種種事情,發生瞭種
種關系。後來從日本回來幾年後,衛斯理因為外星人的裝置而昏迷瞭,這期間白
素和木蘭花被張言德抓走,當瞭好幾個星期的性奴。而最後自願和自己仆人老蔡,
和自己的大XX發生瞭不得瞭關系。

  這一切都在這對豪乳裡,這豪乳就是因為經歷瞭那些事才會演變而來的,有
好幾件衣服因為太小而穿不上,最近更是有好幾件衣服穿上去後因不能容下肥大
的奶子而在胸口處裂開,直裂到衣領上,展現她深深的乳溝。

  為什麼自己會經常遇到這事情?每一次和男人性愛時,不同的男人都會給她
不一樣的感覺,那感覺做瞭越多次就越強烈。那些是從來沒在衛斯理身上嘗過,
白素不認為衛斯理那方面差,至少和那些小混混比起來還要好,可有時候自己卻
是想要嘗嘗其他男人的味道,最近想得更繁密。正如山本劍男說的,女人本性淫
蕩,隻要具備特定條件就不會滿足於一個男人,其中一個條件就是被其他男人幹
上時嘗到背叛丈夫的滋味,本性就會被激發出來。她知道自己的性欲已經停不下
來瞭,自己連XX都願意養來給他幹上來瞭,要是給男人知道還有臉當衛斯理的
女人嗎?

  思考之時,忽然聽到「咔嚓」的開門聲,白素嚇瞭一跳,縮起身子,一隻手
橫遮胸部,另一隻手蓋著下體,向門的方向望去,卻是見到大XX抬起前腳轉開
門,用頭頂著推車推過來,上面放著美味豐富的早餐。

  大XX見到白素光溜溜的,上去舔白素的逼。白素很緊張,被大XX舔出淫
水來。

  暫時就當大XX的蕩婦吧,等衛斯理醒來後就停止吧。白素回想昨晚與大X
X歡樂,把兩個月的性欲全都解放出來,那時候仿佛是一場夢,但她明白這不是
夢,因為她醒來時發現自己是裸著體,她從來沒有裸睡的習慣,於是她給自己從
容犯錯的機會,她將大XX抱起來,一起倒躺在床上,手伸到大XX的XX雞巴
那裡,輕輕地挑逗。

  大XX隻是想試看白素可以接納他到什麼程度,可他沒想到僅是舔舔下,白
素就主動引誘他過來!大XX十分高興,看得出白素是真的被他的XX雞巴給征
服瞭,

  一日又一日,白素都會和大XX交合,一天裡少的有兩次,多的有五次,她
不理會大XX的發情不對期,做多瞭後,白素知道自己心裡有渴望被虐的傾向,
隻要大XX越把她幹得狠,她就越感到興奮。

  如果衛斯理在這裡的話,一定不知道自己被大XX戴上好幾頂綠帽,還傻乎
乎的每天花錢來飼養他來幹自己的妻子。一想到這點,白素便覺得自己作為女人
很有成就感,可以像普通女人一樣去嘗試偷情的滋味。

  但是別的女人偷情的話必須是偷偷摸摸的才行,白素卻是可以在老蔡的目視
之下堂堂正正的帶情夫進房,光明正大的帶奸夫出來,可以在老蔡看不到的任何
地方和大XX歡樂,甚至有好幾次把大XX帶進浴室裡幹起來,而老蔡卻因為耳
朵不靈光而不知。

  衛斯理,我對不起你。白素偶爾會對在醫院躺著的衛斯理感到慚愧,因為她
發現自己愛上這隻大XX瞭。

  大XX之所以能夠征服白素的因素不隻是體力和雞巴好,他懂得情趣,懂得
分寸不給他人發現,也懂得用許多做愛姿勢來配合白素,達成兩方心靈互動,這
些人類研創出來的姿勢由XX來做,顯得古怪刺激,而眾多姿勢裡他最喜歡白素
主動擺成XX爬式,被自己的寵物反當成XX,滋味更是難以形容的興奮。

  白素也喜歡自己趴著地被XX幹的模樣,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喜愛,白素每一
次註意到大XX的頸上有套著一個XX項圈時,心裡都會有一陣鼓動,想要戴上
試試看。

  白素撫摸著大XX的項圈,猶豫不決,生怕自己真的這麼做瞭就無法回頭,
但心裡又催促她成為一隻母XX的賤樣。

  白素雙手摟著大XX的頸項,溫柔的替他解下XX項圈,捧在手心。她解開
瞭衣褲的紐扣,衣褲從她身上滑下來,展現雪白的胴體,她便把XX項圈套在自
己的頸項。扣緊後,她的身體忽然失去瞭力氣,頓時軟下來,噗咚一聲正好以雙
膝和雙手撐著地,形成跪拜的姿態呈現在大XX的面前。白素對自己失去瞭力氣
感到驚訝,隻能用雙手勉強撐起身體,她抬頭看著大XX,發現他原來是這麼高
大。

  她心裡卻是異常的興奮,她曾經當過張言德的母XX,她知道現在應該要做
什麼,她雙手疊在一起,頭磕在其上,道:「小白為主人請安。」

  XX項圈是奴隸的象征,大XX見到白素替他除下項圈,覺得自己的地位提
高瞭,接著見到白素竟然把剛除下的項圈穿在自己的頸上,對自己的寵物跪拜,
還給自己去個不像人的名字。

  XX成瞭主人,而主人成瞭XX。畜生成為人類的主人,人類成為畜生的奴
隸。

  大XX高高抬起頭,樣子十分神氣,來到白素的前面俯視她,正好見到白素
要抬頭,大XX生氣叫瞭一聲,伸出一隻前腳踩在她的頭上,不給她抬起。大X
X使的力度不大,隻要白素稍微用點力就可以抬頭瞭,但白素不想反抗,認為自
己有錯在先,因此大XX拿下前腳後還是不願抬頭,等到大XX對她吼叫一聲後
才抬頭認錯。

  今晚的晚餐白素不在廚房裡吃飯,她把自己和大XX的飯菜帶到臥室裡,先
把自己打扮成母XX模樣,然後雙腿和額頭緊緊貼地,雙手將裝瞭美味的盤子高
高舉起,請他吃放。等到大XX吃夠瞭後,白素便學著XX的方式,雙手放在盤
子兩邊,把頭放到極低,幾乎是臉貼著盤子張嘴一口一口的吃剩下的食物,又把
盤子舔得乾乾凈凈,簡直就像剛洗好那樣光滑。

  人的五官構造和XX不同,不適合用XX的方式用餐,因此白素抬起頭,臉
上已沾滿米飯,她照瞭鏡子看自己的樣子,不禁笑瞭起來。大XX見她這副模樣,
十分有趣,上去把她臉上的米飯舔起來吃,之後白素把盤子交給老蔡,老蔡不明
白為什麼女主人的盤子上會有XX的臭味,隻以為是大XX調皮,搶瞭女主人的
食物。

  以前她根本不明白好好一個女人怎麼會喜歡這些玩意,現在隻當一次的XX
就明白瞭,並沉醉於被畜生控制的生活中。

  大XX雖然喜歡女神純潔,但也喜歡女神下賤的樣子,為瞭要讓她更加賤,
對白素下瞭主人的指令。白素不知道怎麼回事,一旦大XX對她XX叫,好像隱
約明白大XX要對她做的事,馬上便跪下來照做瞭。

  雖然大XX的XXXX聲極相似,容易聽錯,但是隻要白素一做錯指令,大
XX就會舉起前腳打她一個耳光。雖然腳掌沒伸出爪使白素抓傷,還是對白素的
心裡留下深深的烙印。

  聽久瞭,白素能夠從大XX任何的叫聲中的細小差別來瞭解他的語言,一聽
到大XX下瞭指令,她迅速跟著指令做出來瞭,不論是舉手、站立、躺下等等全
都做到瞭。

  大XX對自己的母XX的訓練結果感到滿意,他開始下瞭更難的指令,沒幾
天後白素也成功做出來瞭,大XX很期待白素早上會聽他的話,光著身體去外頭
咬一份報紙回來,不過這麼做隻會殺雞取卵,大XX才不要為瞭玩得更刺激而使
白素名聲敗壞,他還要和她玩更長的時間,甚至是一輩子,一輩子要白素當他的
母XX。

  大XX一開始偶爾會對白素像是個老情人那般溫柔,但之後漸漸的少瞭,取
代而之野獸本身俱來的獸性,想幹就幹,隻要老蔡不在這裡,不管在哪裡或什麼
時候,隻要大XX的性欲來瞭,不管白素願不願意就會跳上來壓住把她幹到亂七
八糟的,幹到自己爽瞭把她棄在一邊離開,簡直沒把她當做人來看。有時候大X
X離開臥室前會把白素鎖在的床鋪頭,隻給她有小小的活動范圍,旁邊正好有個
梳妝臺的鏡子,方便照著她,好讓她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下賤到什麼程度。

  可不是嗎?人類在地球上是萬物之靈,地位遠遠高於任何動物,而白素卻是
自願戴上大XX的項圈,給自己一個像一頭母XX的名字,稱大XX為主人,任
他牽著自己走,學用XX盤裝飯菜來吃,徹底的把自己從萬物之靈和女主人的地
位降到比XX還要不如的母XX。

  這樣的白素,還能當人看嗎?

  可白素卻喜歡大XX對她做的一切,大XX鎖著她時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內心
深處,而大XX幹得狠時,特別是XX雞巴根部的肉球塞進逼裡的那一瞬間,白
素才覺得自己有一個被解放的感覺,有好幾次放蕩的認為自己是個女人是件很幸
福的事,幾個月前為瞭照顧衛斯理而愁眉苦臉的她現在瞭柔光煥發瞭。

  白素那方面過著性福的生活,而木蘭花又過得如怎樣?木蘭花託人研究淫藥
劑的解藥已經開發成功,她想白姐姐有多個月沒來找她,不知道是不是她已經成
功解瞭淫藥的毒?她對自己的仆人,老蔡的性能力是否感到滿意?

  由於警察的工作很忙,一做便是一整天,木蘭花決定請一天的假來拜訪白素,
到瞭那天,木蘭花駕自己的車子朝白素的傢駛去。途中她回想老蔡被下藥後對她
做的事,她最喜歡老蔡把她抱在空中幹著時,又用力拍打她肥臂,沒有半點愛憐
她的意思,隻把她用來發泄的工具而已,顯出極霸道的大男人主義。

  作為警察的她無法反抗,作為女人的她更是無能為力,隻能任他擺佈,可以
做的就是翹起屁股給他幹。

  但木蘭花極喜歡這樣的老蔡,覺得這才是真正男人的表現,而高翔在夫妻交
合上太過愛護她,反而讓她覺得有點沒意思。

  她到瞭白素傢,已經是中午時間,按瞭門鈴後,出來迎接她的是老蔡,木蘭
花一見到他不禁緊張,生怕他會想起來對她做的一切,同時也期待他會展現男人
霸道的氣概把她壓在床上幹上天。

  老蔡請木蘭花進屋,大聲呼叫白素,之後白素從二樓下來,請木蘭花坐在沙
發上,自己坐在她的對面,大XX跟隨在其後,跳到沙發上坐在白素旁。白素的
坐姿十分優雅,展現瞭貴婦的氣質,但木蘭花見白素沒理會自己的寵物一舉一動,
不知為什麼覺得很不合理。

  到底是哪裡不合理?木蘭花一時之間還想不到,隻有警察的直覺這麼告訴著
她,之後她不管瞭這些事,和白素聊起話題。

  兩位極美麗有出色的女人之間談的話,大XX沒聽進去,因為他被木蘭花的
樣貌給吸引著,他看著看著不知覺的沉迷瞭,他起身鉆進白素的懷裡,坐在她的
大腿上望著木蘭花。大XX浸在白素的體香中,也聞到木蘭花溫和的香水味,不
禁把頭伸得更前,幾乎想要跳到木蘭花的身上聞個夠。白素發現大XX在別人面
前做出異樣,趕緊把自己的主人抱得緊緊,裝作沒任何奇怪事的樣子和木蘭花談
話。

  但木蘭花還是看到瞭,認為那頭大XX的舉動過於好色,但不管是多好色的
動物,是不會對人產生興趣,包括XX。

  說起來這隻大XX明明是第一次見到她,怎麼不會做出XX都會做的警戒呢?
木蘭花覺得這頭大XX,認為白素養XX不全是為瞭自己的安全感這麼簡單,不
知不覺的把本來過來這裡要和白素談談淫藥劑的事都給忘瞭,隻聊著其他事。

  一聊就到傍晚,老蔡已在廚房裡準備晚餐,木蘭花告別時,白素和大XX在
門口目送她,木蘭花轉身背對他們離去,步態走得極輕,姿態也很美妙,纖細的
身子動得不誇張,也不保守,走起來十分好看。大XX欣賞木蘭花的美,在她的
背後從上看到下,停在她的臂部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當警察要經常活動抓人的
關系,木蘭花的臂部非常肥大又結實,也不失彈性,即使木蘭花步態輕盈,也可
見到臂部明顯的上下彈跳著,很性感,像是在發出「快過來幹我啊」的信號。

  他的色心頓時湧起,想要現在就上去把這警花給壓下來,讓她嘗嘗被XX幹
的滋味,把她幹到像白素一樣對他跪拜,叫她認XX作為偉大的主人。

  大XX忍著心裡的沖動,直到白素目送木蘭花離開,關上門後,他釋放瞭,
跳上來將白素壓倒。

  「不行啊主人,老蔡還在裡面啊!」白素輕聲淫道,她對此感到驚訝,她沒
見過自己的主人會在隨時會被曝光的情況下幹她,因為老蔡就在身後的廚房裡。

  大XX沒做前戲,直接將XX雞巴插入白素的逼裡劇烈的抽插,把白素壓在。
白素受到主人的壓逼感,她轉頭想告訴大XX移到房間裡做,她轉頭之後,發現
大狼XX雖然在狠狠地幹著她,卻看著大門不放,眼神和平常不一樣。

  她立即明白瞭。

  禽獸就是禽獸,大XX已經征服瞭自己的女主人,現在竟然還想要去征服另
一個美麗的女人,而且對方還是一位警察。

  但作為一個母XX,應該要奉獻主人想要的東西,主人要什麼就給什麼,能
夠讓主人滿意就是自己的幸福。白素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她不討
厭大狼XX這麼做,她心裡一蕩,想要把自己親如姐妹的朋友拉進來,她開始擬
定要怎麼讓木蘭花自願過來當這頭大XX的母XX,和她一起伺候偉大的主人。

  「想要和我的好妹妹做嗎?」白素問道,大XX的耳朵忽然豎得直,他終於
低頭看著白素,以點頭來回應。

  白素笑瞭起來,她沒想到僅是得到主人的青睞,也讓人感到高興,她又道:
「主人要的話,小白願意帶上她來恭敬你。」

  大XX叫瞭一聲,白素不管老蔡就在的廚房裡是否會聽到,感受著大XX每
一下的沖擊,身體緊緊貼著大門,像要給木蘭花聽到她在門後的樣子,盡情的放
浪淫叫:「XX大哥,XX主人,母XX能被你幹真的好高興啊!母XX想要更
賤,更多XX幹!」

  大XX好像受到白素的影響,也跟著仰頭叫起來瞭。

  此時的木蘭花,隻走到衛斯理傢的籬笆門,她伸手欲要開門時聽到XX的X
X聲。她覺得奇怪,這裡附近沒有野XX,哪來的XX聲?

  她在當上這職位前曾經照顧雄性警XX多年,見過它在不同情況發出來的X
XXX聲,包括女人難為情的發情和交配的時候,她聽得出這XXXX聲正是交
配時才會有的XX聲。可是現在是六月中,不是XX的發情期,XX又怎麼會發
情?

  還有發情的叫聲之中隱約聽到人的浪叫聲,兩者同一時間發生就隻會讓人想
到人獸發生關系。

  該不會是白姐姐和大XX在交配吧。木蘭花回想剛才和白素談話的時間,覺
得那頭大XX和一般XX不一樣。明明是一隻XX,看著來客的樣子卻不像是X
X,並且那頭大XX不時伸頭過來嗅聞著她的香水味,看起來不像是動物對生人
建立親密關系,反而更像是一個雄性要對雌性做出性前的挑逗。

  會不會自己想太多呢?木蘭花不能想象鼎鼎大名的衛夫人會做出不知羞恥的
事,她們兩人共同被經過集團被控制的經驗,對不人道的關系感到厭惡才對。

  對瞭,淫藥劑!木蘭花忽然想起自己還沒問白素這事情,但是現在時間已晚,
手上也有點急事要處理,木蘭花隻好選擇有空的日子找白素瞭。

  不過下次一定要看清楚那頭奇怪的大XX的真面目!木蘭花決定好瞭目標後,
駛車離去。

  大XX舉爪抓門站立著,XX雞巴就在白素逼裡抽插著,而白素被幹得全身
無力,被強勁有力的XX雞巴吊到半空中,雙腳隨著大XX的力道無力的搖晃,
衣服的撕裂處漸漸擴大,順著柔嫩的肌膚滑下來。白素媚眼如絲看著亢奮的大X
X,道:「隻要主人有喜歡的女人,小白會想辦法獻給主人。」

  吃完晚餐後,老蔡拿起掃把打掃客廳時聞到一股很濃的味道,循著走到大門,
發現大門下的地毯濕瞭,他隻想是那頭大XX在這裡撒尿,想拿掃把好好處罰那
頭不聽話的大XX,可又會被白素竭力阻止,看起來就像是過度保護小孩一樣。

  老蔡無奈,隻好拿起地毯去洗瞭。

               (待續)

----------

  備註:這篇文寫的不好,不好意思。誰都知道木蘭花是一位女俠,但我沒看
過她的全套,隻看前面幾本,對他以後的身份完全不知。在這篇裡反正是同人,
反正是色文,改點東西好讓自己意淫吧,所以我把木蘭花改成女警,警花中的警
花。

上一篇:【玉真淫道琶H明清】(02)【作者:北鬥星司
下一篇:【秦時明月之我主天下】【作者:不詳】


本站專注于亂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