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不爱红装爱武装

小说:离魂录 作者:岳不勤
    阳光炽烈,万里无云,两行红色的小旗子无限延伸。同学们跑啊跑啊,怎么就到不了头呢?谁说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谁说的?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叶风说,我还能坚持,扶我起来,还能再练一把侧方位停车。不是,还能再跑它个赤兔羞愧,八骏胆寒。但是看陈飞和常乐的脸色,明显是累的快要虚脱,那白齐更是不堪,不但大汗淋漓,脸色惨白,甚至那呼吸都跟不上心跳,想要断开的节奏。

    “注意呼吸的频率,把步伐拉大一点儿,然后三步一呼,三步一吸,时间还很充足。放心,即便是吃不到军营的饭菜,我也能帮你们弄来盒饭,我们是来参加军训的,是来锻炼身体的,是来挑战困难的,不是来受罪送命的。心态放好,来,听我的口号,调整好呼吸。”叶风一边跑,一边对着身边的三个人说道:“一,二,三,吸气;一,二,三,呼气;一,二,三,吸气;一,二,三,呼气。对,跟上节奏,不要掉队。”

    四个人在叶风的指挥下,一路上紧跑慢赶,终于在十一点四十分的时候跑到了军营。里面已经熙熙攘攘的站立了不少人,却都是一些爱好体育的家伙,他们本来就注重锻炼身体,此时却表现出了非比常人的身体素质,这也从侧面说明了锻炼身体的重要性。身体才是一切革命的本钱,哪怕你再聪明,再有头脑,再财富万贯,权势通天,没有好的身体,那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陈飞一屁股坐在军营门口的台阶上,干脆往地上一趟,闭上眼睛休息起来。却被叶风给一把拉住,对着他吼道:“不要坐,更不要躺,躺下就起不来了。跟着我做一些原地踏步的动作,可以按摩一会儿合谷穴,足三里和肾俞穴,能起到对肌肉和韧带的放松作用。”

    三个人对叶风是唯命是从,虽然现在是身心疲惫,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来跟着他做起了原地踏步的动作,还有模有样的在自己的合谷穴上按摩起来。你还别说,那小腿肌肉的阵痛感立马就减轻了不少,当即又在足三里和肾俞穴上按了一会儿,竟然感觉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才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朝着自己院系系旗的方向走去。

    黑煞神张世杰坐在一张桌子后面,面前放着一个签到簿,他时不时的低下头去观看自己的腕表,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整个院系两三百人,到目前为止,他面前的本子上才写了寥寥几十个到达目的地的人名。可以想象,这些个所谓的大学生新兵蛋蛋的身体素质差到了何种地步。

    直到他腕表上的长短两根指针都指到了十二的时候,叶风他们也没有看到莫离的身影。哎,女人就是麻烦,不但有先天性的弱势,就是跑步也会比男生吃力一些。光是那胸前的两堆肉都影响她们的速度,何况脑袋后面还有着长长的头发,更别说双腿之间再夹着一块儿厚厚的垫子。哎,女人不易,好好珍惜吧!

    午饭是三菜一汤,牛肉土豆,西红柿炒蛋和醋溜南瓜丝,汤可以选择性的看个人口味喝紫菜蛋汤或者绿豆汤。饭菜都没有限制,绝对管够,但是不能浪费。还未吃完,那可以同时容纳两三千人大食堂的广播里便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请用过饭的学生们到各自的教官处申领宿舍卡片,然后稍作休息,下午两点十分准时开始训练。此言一出,顿时又引起了一片唏嘘。

    “杀了我吧!”陈飞精神

    萎靡的说道:“刚刚才跑完十公里越野,下午就开始训练,我怎么有种想去投胎的感觉呢?”

    叶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声点,如果被教官听见,肯定会记住你的样子,然后在接下来的训练里百般折磨。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常乐和白齐听的恐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到嘴边的埋怨又赶紧混着饭菜咽了下去。俺的娘嘞,这下子算是真的跳到了火坑里。想到这只是开始,眼一闭,苦着脸只管狼吞虎咽,似乎只要吃饱了,就能扛得住教官的折磨一般。

    其他的同学,虽然也牢骚满腹,但是迫于无奈,也只能匆匆的吃完饭菜,赶紧到各自的教官那里领取宿舍号码卡片。想着早一点儿休息,也好有精神来面对下午的训练。说是卡片,不过是写着宿舍编号的小纸片而已,然后由后勤部的兵哥哥带领着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宿舍不大,一间有三十多个平方,却摆着六张床,上下铺,可以同时睡十二个人。

    叶风他们过来的时候,所在的那间寝室门刚刚打开,里面只有一个结实精壮的大高个儿,应该是中医系其他班级的同学。见到他们进来,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躺在床上蒙起被子休息起来。下午就要开始魔鬼般的训练生活,时间紧迫,不由得他不惜时如金。

    虽然身体很累,但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寂静的营房宿舍也跟着热闹起来。就这样,午休的时间在宿友的议论声中一点点的消逝。

    刚刚下午两点,集合的哨声便突兀的响起,黑煞神张世杰站在了宿舍楼外面的操场上,一边急促的吹着哨子,一边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的腕表。中医系的学生们虽然不算太多,只有两三百人,但是高矮不一,胖瘦不匀,男女有别,来自五湖四海,加上他们又属于不同的班级,本来就没有经过系统的演排,这个时候站在一起就显得更加没有秩序,混乱不堪。

    眼看着张世杰的脸色越来越黑,无奈之下,叶风只好挺身而出,和陈飞,常乐,白齐四个人站成一排,然后又拉住三位个头儿稍矮的女生和他们站在一起,当做排头,大吼着让后面的同学们跟着排列。有人指挥,那后面找不到方向的同学们便有了目标,也赶紧依次站立,纵横排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终于成功的列成了队形。

    张世杰的脸色才微微地好看一些,眼神在叶风的身上来回的打量着,想着这一届的新生也并非那么不堪。叶风的心中却有些纳闷,他的眼神在人群中扫荡了好几遍,却始终没有看到莫离的身影。她~,去哪了?不可能只因为来了个大姨妈就不参加军训了吧?那也太柔弱了些。

    “你,出列!”张世杰用下巴点了点叶风,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教官,我叫叶风。”虽然没有当过兵,但是叶风在电影电视里看到过,回答首长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报告’两个字,这不只是尊重,更是对军人职业的热爱和效忠。

    “很好。”张世杰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现在,我任命,叶风同学为咱们中医系的代理连长,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儿就可以向他汇报。然后由他向我反应。”

    大家都知道,凡是在部队里能被教官任命为代理连长的同学,在军训结束后都能在考核的成绩上加分,陈飞,常乐和白齐相视而笑,他们的老大当上了代理连长,自然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叶风的心里却

    打起了小九九,他还担任着苏晚玉老爸警卫连的工作,还有那苏星辰也说过,一旦她那边遇到了什么紧急的情况,也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他赶赴现场。

    军刀制定的《弑神计划》并没有取消,他们还在想尽一切办法把那两位大神请进埋伏圈中,这么多事情已经让叶风焦头烂额,又哪里有时间来当这个代理连长嘛!思量再三,还是出声说道:“报告教官,我想我不适合担任这个代理连长。”

    “哦?”张世杰的双眼一凛,眉毛情不自禁的拧在了一起,疑惑不解的问道:“能说出你的理由吗?”

    叶风回头看了看两三百双盯着自己一脸看好戏的眼睛,心里面五味陈杂。这要怎么说出口?他的心里好难受,他不是不想当,而是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当好不好。思量再三,始终是没办法将自己的身份和理由说出来,灵光一闪,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儿黄花梨雕刻而成的佛像,递到张世杰的手中。嘴上却是说道:“我提议,请教官认命我身边的这位陈飞同学担任我们的代理连长。”

    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丞相举贤不避亲,既然他叶风没有时间来担任这个代理连长,那就推荐给自己的徒弟吧。答应不答应是教官的事情,自己把他给提出来,也是对他的认可。果然,听到叶风这么说,陈飞的脸上虽然略带羞涩,但也是挺直了腰板,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威武雄壮。

    张世杰看到叶风的动作时,还以为他要送自己礼物,心中暗恨。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亏自己还那么欣赏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搞这样的小动作,实在是让人气愤。但是当他看清楚那个木质的佛像吊坠时先是一愣,然后眼眶竟然红了,差一点儿没忍住就掉下眼泪来。

    “张教官,这是我刚才在军营里面捡到的,之前好像见你佩戴过一样的吊坠,不会是您丢的吧?”叶风的话说的非常含蓄,或许只有眼前的张世杰和那个美人狐白依才知道话里的含义。

    “嗯,我之前还当是丢了,原来是你捡到了。谢谢你,叶风。虽然这个东西不值什么钱,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有着很深的情谊。”张世杰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知道些什么。看来,需要找个时间好好和他聊聊了。白依,我的爱人,你到底去了哪里?来不及多想,他把那个吊坠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盯着陈飞看了看,这才开口说道:“因为一些原因,叶风同学可能不适合担任我们中医系的代理连长。现在,我重新任命:陈飞同学为咱们中医系的代理连长,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儿就可以向他汇报,请大家积极的配合。”

    话音未落,有一支身穿绿色军装的女兵,昂首挺胸的从他们旁边走过,顿时引起了一阵阵议论之声。甚至有一些胆子大点儿的男生们还对着她们吹口哨,引得张世杰直皱眉头。现在大学生的胆子也忒大了些,连那些如狼似虎的女兵们都敢招惹。小样儿,就算你们能追到手,娶回家去,那还不得被她们一天三顿打,天天跪键盘不准打字,跪方便面不能掉渣?你们想好要过这样的生活了吗?

    可是,在叶风他们的眼里,这些女兵真的是神采飞扬,英姿飒爽,一个个精神抖擞,艳若朝霞,美若春花。有一位东方的伟人不是说过这么一句话吗?华夏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女兵,你们不仅仅是军营的女人,还是我们万千男人们心中的女神。
本站所有小说文章为转载作品,均由网友收集自网络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ww3689#outlook.com
Copyright @2017-2019 书云阅读 www.4yy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