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六章 不提这个人

小说:全音阶狂潮 作者:灵宇
    腊月二十九,杨景行不用出门买早餐了,昨晚带回来的牛奶面包搭配没切完的半个酱肘子,冰箱里的剩下的几个鸡蛋也正好清空了。

    九点过了何沛媛还呼呼大睡,倒是甜美。可能是为了多给作曲家一些不一样的灵感,十个小时前这姑娘可是奋不顾身,先“知耻后勇”再“虽败犹荣”,最后还真咬牙坚拼出一个“同归于尽”,真是百折不挠可歌可泣。

    杨景行摸摸姑娘的脸蛋,又揉耳垂。

    何沛媛醒了,连忙拉被子遮住自己鼻子一下,只露出眼睛出卖了心有余悸:“你偷看我……”还扒拉头发呢。

    杨景行冷笑两声。

    何沛媛哼着裹被子:“不起了!”

    可惜时间不够搞热恋的,匆匆吃完早餐赶快贴春联,出门也快十点了。倒计时了,何沛媛有点慌乱,一会想起自己要不要给在纽约的同事发送新春祝福,一会又担心峨洋是不是安全稳妥,再叮嘱男朋友别忘记提包了……

    进浦钢二村后何沛媛是真心诚意咄咄逼人叫杨景行就别上楼了,可杨景行才不怕错过车,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面对自己的心魔,以后就再不用提心吊胆地留老婆过夜,到时候你何沛媛才真正知道锅是铁打的。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人就不要虚张声势了,就让你见!

    真见了长辈,臭流氓马上变成温顺文雅的五好青年:“阿姨做什么好吃的?叔叔没在家?”

    何伟东值班去了,范雅丽正在蛋饺,她本想让年轻人先尝尝味道,可一听车票时间就不给机会了,连连催赶快走快走。杨景行似乎舍不得,磨磨蹭蹭发现长辈还准备了一袋子小烟花,哎呀呀媛媛还是小孩子吗?祝叔叔阿姨来年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自己竟然真成了不懂事的孩子,何沛媛真是太冤枉了:“我又没逼他送!”追打臭无赖下楼。

    老集体住宅还是比较有年味的,杨大作曲家又找素材:“真想晚上陪媛媛放烟花。”

    何沛媛一脸委屈呢,嘴巴瘪瘪眼睛眨眨。

    杨景行投怀送抱:“给我留点,初五回来一起玩。”

    何沛媛还点头呢:“老公……我要哭了。”

    杨景行职业素养:“我看看。”

    跟作曲家对视着,何沛媛是尝试往美的方向去的,但是眼泪不争气地滚下来了……

    那么难分难舍但也没打电话,杨景行尽快赶回国际名园停好车后是跑出小区的。还好打车比较方便距离火车站也不太远,终于提前五分钟上了高铁。

    电话接通后,何沛媛吧唧吧唧得直哼哼:“蛋饺真好吃呀……”

    也没聊太久,杨景行还得联系鲁林。谭东也打电话来,没时间吃饭喝酒了他就准备了点东西让杨景行带回九纯去。杨景行痛斥老同学真没用是不是被女朋友给同化了:“跟我还搞这套。”

    谭东也苦:“旱鸭子逼的,你以为我愿意!”

    杨景行自己也未必有多坚贞:“去宁海准备待几天?”何沛媛给的消息,谭东正月初二要陪女朋友回老家。

    “待不了几天,事情这么忙。”谭东真是好男人:“她一年没回去了,她多玩几天我先回来。”

    杨景行嘿:“带见面礼还是聘礼?”

    “见面礼。”谭东可不是逃避:“还没资格谈聘礼,一屁股债。”

    杨景行像个成功人士:“那你别老惹人家生气呀。”

    谭东似乎仰天大笑:“两口子有不吵架的?你过两年了再跟我说,我跟旱鸭子就这么说,过两年再问何同学!”

    杨某人又涨红了脸:“……到宁海了要表现好一点。”

    谭东不劳人费心:“你……没上校友录?”

    杨景行嗯:“忙得没时间,有几天没看了。”

    谭东也还保留了点少年风采:“胡齐浩真他妈恶心……”

    这个杨景行看到了,在罗正为又在校友录大力宣传纽爱中国春节音乐会的帖子下,胡齐浩耿直地发表了“别吹个没完,吹一次就够了,真牛逼不是吹的”这样的一针见血。胡齐浩的坦诚似乎能代表同学们的心声,不同于首演的新鲜热闹,零三三班同学录里对春节音乐会的反应普遍冷淡,只有那么十个人为罗正为的帖子捧场,而为杨景行叫好的基本没有,毕竟谭东都没表示。

    当然了,跟债主子说起来谭东还是义愤填膺的,胡齐浩这种人他终于看透了,典型的表里不一,看起来大度潇洒义气,其实狭隘阴险龌龊,亏得高中时还把他当兄弟。薛亦涵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就很不喜欢,并不是因为女朋友换得勤。

    最让谭东气愤的是胡齐浩对女人的态度,明明有事没事就在校友录发照片,聚会的时候被同学们调侃了他又要做出一副风轻云淡高深莫测不屑一提的样子,别人不问了他又主动起来……真是太恶心。

    杨景行怀疑:“你是不是嫉妒?”

    “哎!”谭东自尊心受伤了:“就他那些货色,不是我吹牛,要多少有多少,中国就是人多!”

    杨景行哈哈:“这话记住了,跟何同学说一下然她转告。”

    谭东并不惊慌:“不会,你信不信?女人,我跟旱鸭子说你的那些事她肯定不会告诉何同学!”

    杨景行沉得住气呢:“说什么?”

    谭东还是小声点:“胡齐浩就是想讨好陶萌,你没看到他上次聚会的嘴脸,我操……”

    杨景行求饶:“别提陶萌,我们别当高中同学了,大学同学,我们都不认识陶萌这个人,好不好?”

    谭东深沉关心:“到底怎么了?”

    杨景行一肚子怨气:“什么时候又说漏嘴了何同学要收拾我三天。”

    谭东大快人心地啊哈哈:“我是你就带何沛媛去聚会,气死你们一群!”

    杨景行好觉悟呀:“你老婆是恩爱的我老婆恩爱的。”

    谭东似乎还惭愧了:“说嘛……你带何沛媛去胡齐浩更针对你信不信?我看出来了他就是嫉妒,高中就针对邵磊,不过我们那时候也有点看不惯邵磊……”

    杨景行否认:“我没有,喜欢蒋箐的才看不惯。”

    谭东十分理解相信:“是是,当然肯定,你喜欢班长嘛!”

    杨景行自力更生:“薛同学对蒋箐什么态度?”

    “说她漂亮……”谭东似乎在构思:“夸我眼光好。”

    杨景行嘿嘿:“跪在搓衣板上被老婆夸?”

    谭东啊哈哈得挺自豪:“……但是你不一样,暗恋的就算了,谈过的,敢见面就分手!”

    “薛同学这么有原则?”杨景行真是后怕:“幸好上次我没去,不然惨了。”

    谭东也心惊:“真有可能……她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那种。”

    杨景行又高兴:“好,你自己保重。”

    谭东又放松:“我这么有原则讲道德……你是不是做过对不起陶萌的事?”

    杨景行担心:“你是不是想蒋箐了?”

    “不是。”谭东真是好兄弟:“我和旱鸭子分析来分析去只有这一种可能。”

    杨景行欣慰:“我看你们两口子比较闲。”

    谭东嘿:“上床了没事聊……不是,我有时候不知道怎么说话了,陈惜瑶他们问我,我说不知道他们也不信。”

    杨景行想了一下:“那你就当是。”

    谭东的短暂沉默之后是愤慨:“你跟胡齐浩一个货色!?”

    杨景行显然害怕了:“是,就是,你们分析得对。”

    谭东沉吟之后叹长气:“……人都会犯错。”

    杨景行相信:“你不会,你有原则讲道德。”

    谭东呵呵:“……陶萌够可以了,还帮你组织音乐会,难怪她自己不去。”

    杨景行想起来:“宁海有没有什么好带的,何同学嘴巴上客气口水没少流。”

    谭东还叹气:“上次……那个叫什么?学妹,还有你们照片,纽约的。”

    杨景行嗯。

    “那天……”谭东似乎又不知从何说起:“吃东西她放歌,《诗心》,陶萌叫她关了。”

    杨景行呼吁:“音乐是无罪的。”

    谭东会安慰人:“那个女生疯得很,招人烦!”

    杨景行哼:“我看你也玩得很开心。”

    谭东哈:“人去都了总不能……我主要是去帮你看看情况嘛。”

    杨景行呵呵冷笑:“谢谢你,兄弟。”

    谭东还真有情报:“她好像说……不提这个人!”

    杨景行都烦了:“我问你宁海有什么好吃的没?”

    “没有!”谭东吼:“有也带不走,我尽量。”

    杨景行说正经的

    :“叫她们俩好好商量,年后找个时间聚一聚。”

    “商量个屁,你最忙……”

    杨景行打完电话后回座位,半路上被拦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开门见山:“我看你好面熟。”

    杨景行呵一下,但是脚步都没停。

    高铁真是好东西,一个小时就到了曲杭站。车站距离杨景行爷爷过世的医院很近,而鲁林的父亲今天也正好是来医院探望老领导顺便接儿子回家。

    鲁林这游戏策划也不容易,今天是请假脱身,不过在医院门口看到杨鸡毛后依然有力气:“四大师,四大师!四零二!”

    不红了呀,人来人往的街头上不仅没人喊打甚至没人留意。杨景行还自作多情拿提包遮挡那张脸呢,连连摆手像是抗拒拍照或者不接受采访。

    鲁林也不是玩游戏的学生样子了,皮夹克牛仔裤大头靴还搞了个潮流发型站在那放肆哈哈起来倒是引人注目。

    杨景行还是先左右看看:“风哥呢?”

    鲁林也老作风:“照片呢?”

    杨景行手机里的何沛媛和那张四年前创作出来之后就命运多舛说是删了又出现,出现了又删除,删除后过段时间又不知道从谁手里冒出来的合影中的美女已经大不一样,那时候的何沛媛还真是女学生,现在只能说是女孩子了。

    鲁林没有评价朋友的女朋友但是更显信心:“老子回去了好好气一气章三!”

    杨景行诚心建议:“你把小小和柔姐集合起,左拥右抱……”

    鲁林才是胡齐浩货色呢,还满是苦衷的样子。

    鲁风仁是司机开公车送来的,等在停车场。两年没见了,长辈依然亲切甚至下车打招呼:“杨景行,抽不抽烟?”

    杨景行摇头:“不抽,谢谢鲁伯伯,今天麻烦您了。”

    鲁风仁好笑:“当明星了客气起来了?”

    鲁林哈哈:“鸡毛明星……”差点挨耳光。

    也到点了,长辈建议先找个地方吃饭,鲁林不同意,九纯还等着呢,赶快出发。鲁林也是有长进的,给杨景行介绍司机。司机有亲戚是包工头也帮杨老板干活呢,主要做抹灰的。今年账不太好结呀,到处都一样,不过杨老板是真有信用有口碑。

    讨生活都不容易,章杨杜玲也是前天晚上才回九纯,现在就等待面试的许维看似清闲。许维是以笔试第二名的成绩进入曲杭海事局面试名单,没太考好,不过朋友和长辈们都认为以许维的一表人才和口才在面试中一定是鹤立鸡群,可是这事就怕万一,因为只招一个。鲁风仁都同情现在的年轻人难呀,他们那会……九纯现在多少领导干部的真实文化水平也就是个初高中,包括自己。

    鲁林在后座不怕挨耳光了:“所以你就当个小局长,我们维哥要当厅长省长……”

    章杨是真的有眉目了,这才工作几个月,现在经手的都是几百几千万的业务,感觉月薪都要上万了,年终奖大四万,而且还能把杜玲弄进公司,显然已经扎下根基。鲁林最气的就是这个,自己年终才拿了两万出头。

    鲁风仁打击:“你们那些比起杨景行都是毛毛雨。”

    鲁林切:“你不一样?”

    老父亲气得拍仪表盘:“我比你强点吧?”

    杨景行也凑热闹:“我们林哥要当总策划老总……”

    司机也按捺不住了,九纯十月五号在新广场开了一场演唱会,是企业出资免费向民众开放的,也是好几个明星呢,听说,只是听说有女明星开价十二万一晚……

    堂堂鲁局长脏话直接喷起来了,什么狗屁十二万,请她来拉高gdp呀?

    杨景行没接触过没见过甚至没怎么听说过,不了解。

    司机开车比较稳,估计要两个小时出头了,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后来变成杜玲打给鲁林的同时章杨打给杨景行,都搞不清是谁在骂谁了。

    可能是走上社会之后觉得友情更可贵,章杨想把高中同学也是杨景行的初中同班同学叫来一起联络联络感情。当然了,这事还得先问问四大师的意见。

    杨景行不给面子:“算了吧,就我们几个人。”

    鲁林就吼:“听到没?谁都能跟四大师喝酒?”

    章杨吼的是杨景行:“那你滚……”
本站所有小说文章为转载作品,均由网友收集自网络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ww3689#outlook.com
Copyright @2017-2019 书云阅读 www.4yy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