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岐往事(三),决定【本书终】

小说:诡神冢 作者:焚天孔雀
    姬昌当天夜里回去的时候,就偷偷的对自己的内臣下了命令。

    从即日起,从所有的武将子嗣中选拔最优秀的孩子,送到姬发的那个列队里。

    但不要告诉姬发,也不要给他什么特别的身份。

    就让他们自己去融合,一起长大,同甘共苦,最后生死相依。

    而姬昌却打定了另一个主意,在之后的几年里,他一直在为这个主意而努力。

    当然在晚上的时候,他依然经常去看那个人类身份的儿子。

    姬发与他非常要好,跟他说列队里发生的新鲜事情,把每天习武的新伤给他看,如果补到大型的猛兽,就把牙齿掰下来送给姬发。

    而姬发这段时间,则教会他很多东西,比如要学会向贤者请教,利用别人的智慧来充实自己。

    还有要扩大自己的格局,不要鼠目寸光,纠结于短小的利益和得失。

    要见自己,见天地,最后见众生。

    而三年后的一天,姬昌同往日一样,站在高高的石塔上向下面望着。

    下面是一只英姿焕发的队伍。

    那都是非常年轻的将领,他们坐在雪中嬉谈,其中有一个便是姬发。

    这几年他长高了不少,更加的壮硕了,这些年他打了很多漂亮仗,西岐的军队非常拥戴他。

    称他为真正的王子,西岐的勇士。

    而这时候,朝歌的招揽令又下来了。

    这一次有苏氏的要求更加荒唐。

    她在来函中说:

    【之前送去之肉人甚是乏味,无论男女老幼都不堪入口,估计是皮糙肉厚无知之辈。

    据说西岐有很多刚烈的武士,皆系年轻将领,行动便捷,可日行千里,且对神灵颇有微词。

    不如选些送去入口,可尽欢颜哉~~】

    这年轻将领的名单中,就有姬发的名字!

    姬昌将这张招揽令捏的紧紧的,直到那些竹简碎裂成片,将他的手扎出血,将这些年所有的恨全都捏着进去。

    他忍得太久了……

    而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的嫡子伯邑考,却进来了。

    姬昌是非常喜爱他这个嫡子的,就像爱自己的眼珠子一样。

    伯邑考长得非常美,姬昌记得他小的时候,脸上长满了亮晶晶的豆粒,那是神裔最忌讳的大病。

    那时候狐族的人说这孩子活不了了,他母亲连想都没想便放弃了他,继续去奢靡淫乐。

    而姬昌则把他抱在怀中,夜夜帮他挑破豆粒,并用嘴给他吹药,后来这孩子竟然活了。

    之后姬昌便非常喜欢这个小东西,爱若珍宝,一直陪着他长大,把所有的父爱都给了他。

    伯邑考也非常喜欢他的父亲,尽管他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人类,但他认为这件事情总可以改变。

    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他的父亲定居到朝歌去,他不喜欢西岐,这里太冷了。

    “父亲,您看到了吗?”

    伯邑考看到他父亲的时候,脸上有很多的阳光,

    “您看到朝廷的招揽令了吗?

    这是您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呀!

    不必犹豫,将名单上的人都送去吧。

    只要征得我那姨母的高兴,我便能向她谏言,赏您一个虚神的位置啊。

    之后我们便可去朝歌居住了……”

    “想得一个神裔的位置,怕是没那么容易吧!!”,姬昌看着窗外说道。

    “当然是不容易的,但是我早有打算~”,

    伯邑考说起这个,颇有神采,

    “父亲,我这次如果去朝歌,打听到了一个贵人。

    这贵人叫做姜子牙,是神皇的玄孙,赐之吕地,因备受宠爱,掌管着所有的灵石。

    就连我的姨母对他也是很尊重的。

    最主要的,您知道吗?

    他与申公氏有交往。”

    “申公氏?”,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姬昌才终于有了兴趣,

    “他不是神皇的嫡孙吗?

    隐世而居,谁都见不到他。”

    “那当然,申公氏岂是随意可见的?”,伯邑考述道,

    “但这姜子牙不同,他们是幼年时的好友,据说姜子牙若找他,他必会相助。

    这一次我已经做好准备,备了我们西岐三宝,准备与他结交。

    听说那姜子牙十分骄傲,每日享度人生,天下之奇珍异丸皆不放在眼里。

    但只要与他交好,他必会说于申公氏,向神皇那里为父亲讨得一个虚神的封号。

    将来父亲,便不必住在这里了。”

    “哦……”,

    姬昌随意的应了一声。

    其实听到这些话,他心底是略微有些痛的,但是他不想为说什么。

    随后他指了指在外面训练的姬发,

    “儿,你认得他吗?

    他是你的弟弟呀,庶生的弟弟。”

    “什么?”,

    伯邑考有些茫然的向外看了看,但最终也没有看到哪个是姬发,便转回头来继续说道:

    “那些人类有什么可看的?

    庶出的兄弟总是有很多。

    父亲,我刚才说的事情您听到了吗?

    快把名单上的人送去吧,我那姨母的性情暴躁,可莫要惹她生气啊。”

    “可你知道吗?”,

    姬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乞求的感觉。

    他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了舌尖上,似乎在请求上苍,让他最爱的儿子能听懂他的话,

    “可你知道吗?

    这一次的名册上,有你这个庶出弟弟呀。”

    “啊?是吗?”

    伯邑考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又看向了窗外,想去寻找那个所谓的弟弟。

    但最终依然没有看清哪一张脸才是,最后,他只得再去看他的父亲。

    “父亲,怎么了?

    那只是人类呀!!”

    “你说什么?”,

    那一刻姬昌的泪水就在眼珠中打转,眼角都通红了。

    而伯邑考却被他父亲奇怪的表情所吓到了:

    “父亲,您怎么了?

    我说,那只是人类呀。”

    “……,没什么!!”

    姬昌随后便冷静了下来,脸就像是迅速结冻的冰霜,眼泪也再没有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先回去吧!

    这次我亲自去朝哥,去办些事情。”

    “那好!”,伯邑考那完美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神裔特有的笑容。

    “这次姨母还送来了很多酒。我去看看~~”

    伯邑考走了以后,石室中只留下了姬昌一个人。

    他一个人在那里站了很久,没有任何表情。

    他知道,悲泣和祈求是毫无用处的。

    那件事情必须要做了……

    就在当天晚上的时候,姬昌一个人到了岐山的山顶上。

    那里有一个巨人,常年的向山顶上攀爬,爬了一座山又一座山,不知疲累。

    这里的人都说那巨人很蠢笨,每天攀爬山顶,却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而姬昌却不这样认为,他从幼年便认得他,他知道,这巨人其实身份很贵重。

    从很早以前开始,他就在这里看着那巨人,看着他一步步艰难的向山上爬行,然后再下来去爬另一座山。

    姬昌把自己的酒水给他喝,并说他爬的不错。

    于是这巨人有时就会和他说一些心里话。

    说他日复一日的在这里爬山,不是因为蠢笨,而是因为这世上没有真正值得他去做的事情。

    天下人神忙忙碌碌,其实皆不知自己意欲何为。

    到头来,还不如爬山有意思。

    于是姬昌在酒后,也向他诉说了衷肠……

    说他自生下来便有慧根,可以参破天机,那神皇的天像16卦,其实早已进归囊中。

    那时候巨灵神就说,如果有一天姬昌决定了,他便与他去,无论谁说什么,也与他去~~

    于是在这天晚上,在明亮圆月之下。

    姬昌站在西岐的山顶上,看着下面巨灵神那庞大的身体,一步步的爬上山来。

    他看着那双巨大闪亮的眼睛,笑着说,

    “走吧,是时候了!”

    【到现在为止,这本书就结束了,谢谢大家的支持,之后完结感言,我会开单章写。】
本站所有小说文章为转载作品,均由网友收集自网络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ww3689#outlook.com
Copyright @2017-2019 书云阅读 www.4yy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