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零章 死灵夜翔

小说:血蛮 作者:熏香如风
    赫萝克很快为奎展示了她独特的灵hún武装。

    但过程并非像奎想的那样,将他全身的装备能量化,以此来武装起自己的灵hún。而是用独特的神符,将信仰大堤和意识海“活化”在超越四维的精神维度中建立起与灵hún的连接。

    按照赫萝克的说法,若将塑形后的灵hún比作一名魔力战士,那么,由信仰大堤固守的意识海就是能浆池,为魔战士输送源源不断的动力。

    因为思维是超越四维的维度,所以其拥有和现实世界紧密关联,又相对独立的时间轴。这条可快可慢,随思考不停变化的轴线,显然无法单单用醒意识控制。

    这也就使得被人格塑形的灵hún,无法以某个特有的频率和方式,汲取来自意识海的养分。

    而赫萝克的灵hún武装,就是帮助奎在被人格塑形的灵hún,和被信仰大堤固守的意识海之间,建起一条迅捷的通道。使得灵hún能源源不断获得来自意识海的能量补充。

    这条迅捷的通道,被赫萝克称为“虹桥”

    而她构建的让灵hún自动汲取补充的方式,称为“虹吸”通过潜意识和醒意识交替控制意识海时产生的潮汐势能差,产生足够驱动虹吸的精神动力。

    但是,因为奎重症失眠的原因,是的潜意识和醒意识间的思维夹缝,几无可见。控制意识海的潜意识和醒意识,处于神奇的动态平衡之中,产生的潮汐落差很小。本不足以启动虹吸,但赫萝克却另辟蹊径,将灵hún武装投影到了奎本就拥挤不堪的思维夹缝内。

    所谓动态平衡,就是说虽然因重症失眠,令奎的潜意识和醒意识永远是日月并行。但在白天或者夜晚,醒意识和潜意识中的一方,总会在自己习惯性控制的时段,获得更大的能力。也就造成了,在相对的时间段内,总有一方稍强,一方稍弱的现象。但从一整天来看,醒意识和潜意识却是势均力敌的。

    而思维的触角,也会因为时段的不同,有选择从活跃度较高的一方,向活跃度较低的一方渗透。宏观表现,就是精神的触角,穿过包裹潜意识和醒意识的“膜”渗透到另一方的现象。

    这种现象,被称为:精神渗透。

    而思维的触角,在不同活跃度的醒意识和潜意识之间,发生渗透,穿越思维夹缝抵达另一方,当到达平衡时,思维夹缝两侧,醒意识和潜意识产生的精神位能差,就被称为精神渗透压。

    赫萝克正是利用精神渗透压作为驱动力,架设了联通灵hún和意识海的虹桥,武装了奎的灵hún。

    事实上,精神和物质在宏观的表现上,出奇的一致。

    这是非常神奇又令人愉悦的现象。

    这么做的好处很多。即武装了奎的灵hún,而且还大大缓解了潜意识和髅意识间,因奎长时间失眠而堆积的巨大挤压力。防止两个渐渐膨胀到极限的“气囊,挤压爆裂,令他的潜意识和醒意识混成一团。

    试想一下,梦境和现实互相叠加重合,将是多么的恐怖。

    其伤害要远超人格分裂。

    赫萝克来的真的很及时。在收获了所有人的尊敬和认可的同时,做完这一切的赫萝克才明白貌似强大的奎,正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

    这是常人远远无法负担的。

    所以,女武神对奎的尊敬,也在与日俱增。

    “奎,据我说知,暗金标枪有三把,炎魔之矛(balrogspear),魔鬼抛物线鬼hún尖枪(ghostglaiue),元灵夜翔wraithflight翼鱼叉wingedharpoon古像鬼之噬gargoylesbite

    卡夏口舌shì奉的野蛮人。

    玉体横陈在不远处的弗拉维,捧着鼓鼓的小腹,软绵绵的睁开惺忪的睡眼“齐薇格,这些传说中的武具,很多都下落不明。别把精力浪费在寻找它们上,我们要专注于眼前的冒险。”“说的没错,弗拉维。”齐薇格顺势坐到奎的身边,捧着累累硕果,俯身wěn了下去。许久,美人喘息着抬起螓首“可我听说,那捆名叫死灵夜翔的鬼hún尖枪,是无形的。而且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便能召唤出它。”

    “鬼hún凝结的尖枪。”奎曾用魅影臂铠收集的绿hún,为凯lì的三叉长枪宏森丹,升级成卓越暗金鬼hún之矛(《第一幕:血筋图腾三三五章旷野魔踪》)。貌似鬼hún尖枪和鬼hún之矛拥有类似的升级路线。

    但凯lì的鬼hún之矛,也只是矛尖由鬼hún凝结而已。

    沉思片刻,奎缓缓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那把死灵夜翔,是完全由鬼hún凝结,所以才是无形的。

    “没错,奎。”正和卡夏争食的亚马逊,鼓着香腮,无限魅huò的瞥了男人一眼。

    伏在舞台边的血乌鸦,也软糯的支起螓首“齐薇格,你是不是从法拉那里听到了什么传说?”“是的,梅拉。”齐薇格鼓着粉腮,小心的将脸颊转向血乌鸦的方向。

    平躺在舞场〖中〗央的亚特玛,艰难提起如瀑般的黑发,缓缓侧了个身“迪娜尔缺少一捆与西刚套装相匹配的标枪,死灵夜翔似乎很适合。”就事论事的亚特玛,可算说到齐薇格心尖里去了。金发美人吐出雄姿,微眯着湛蓝的美眸,喘息着开口“没错,没错,亚特玛,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迪娜尔确实攻守极不平衡,比起拥有弧光裁决的迪丽尔,她的攻击真的很不堪呢。”

    卡夏双手环握,百忙中冲齐薇格翻了翻眼,又专心的吞吐起来。

    抚mō着卡夏一头艳丽的火发,奎叹息着说道:“既然大家都没问题,就让法拉去准备吧。”

    “好的,奎!”获得奎的支持,齐薇格整个人立刻鲜活起来。从灵hún深处迸发的喜悦,旋即浸满浑身上下每个细小的毛孔,绽放着动人心弦的幸福和甜mì。

    亚特玛慵懒的支着肘,含笑注视着兴冲冲离去的背影,喃喃道:“奎,齐薇格的危机感很强啊。”

    “危机感?”奎勾着下颌,将美人提起。卡夏立刻识趣的捧起堆在xiōng前的丰腴,令狰狞的钝器深陷入那团温香软玉之中,并绷紧了雪腻的背肌,悄悄瞥着男人的表情,熟练的上下套弄起来。

    “嗯,危机感。是沙利娜的血肉猎人,让亚马逊指挥官产生了危机感。”亚特玛拥有着与她相匹配的成熟阅历。在场的又都是奎最紧密的伴侣,美fù人索性将话挑明“沙利娜等人本就是盲眼历史上最强大的萝格精英,数百年来一直战斗不息,再加上魅魔之血的魔化,清纯和完熟,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情的尖锐碰撞,令这些“年轻的老处女们,拥有着奎无法抵御的妖艳魅力。最关键,她们各个看起来似乎都

    ……”“耐操?”血乌鸦径然抬起头。

    扑橡!

    就连被死死抵住气管的卡夏,都笑了。

    “这个词虽粗鲁无比,却也很形象。”弗拉维笑着摇了摇头。

    艳fù黑发低垂,掩口而笑“没错,没错。而且我听说西薇娅最近正和蕾娜塔练习着精灵合欢术,貌似很刻苦哦。”

    “奎,有福了哦。”血乌鸦笑着眨了眨眼。

    卡夏嘟着嘴,猛然低头,咬住了在xiōng前出没的雄姿。奎心头一热,正待发力,却被血乌鸦投过来的警示目光,瞬间制止。

    男人深吸一口气,瓮声瓮气的说道:“你们来决定吧。”

    听出了奎语气中流lù出的小小不满,血乌鸦眯着眼笑道:“奎,说不定会有惊喜哦!卡夏?”“…”萝格指挥官身形一滞,冷冷的哼了声,又专心shì奉起来。

    铁匠篷车,齐薇格正与法拉,伊芙,塞拉娅和海伦娜,细细商讨着具体的实施方案。

    “召唤死灵夜翔的仪式,有两个关键。”法拉将众人罗列出的重点,整理给齐薇格看“足够多的死灵,和最浓稠的黑暗。”

    继承了虫后部分记忆的精炼凝胶洞体女高仑海伦娜,轻轻领首“没错。这些天来,主人的魅影臂铠已经收集了足够多的绿hún,而日蚀下的遗忘沙漠显然也符合最浓稠黑暗的定义。”

    伊芙跟着道:还要来一场坟场风暴。这是只有高等死灵法师才能释放的黑暗系高等魔法。”血女巫塞拉娅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亡灵bō的加强版。传说只有遗忘城市中的黑暗长老才拥有释放它的实力。”

    问题比预想的困难,齐薇格眉头紧锁“赫拉森?见鬼,他怎么可能会为我们释放一次消耗极大的高等魔法!”

    “还有一个人。”法拉叹了口气“亡灵法师扎尔。”“令血乌鸦堕落的亡灵法师?”众人幡然醒悟。她们都在不久前,观看过血乌鸦的记忆。

    齐薇格急忙问道:“他在哪?”见法拉的目光投向自己,海伦娜遂轻声回道:“我继承的记忆告诉我,他们就在鲁,高因城中。”“女巫阿德lì尔和亡灵法师扎尔会尾随黑暗游dàng者赶到阿拉诺克沙漠,一点都不奇怪。”齐薇格喃喃道:“可问题是,作为维兹捷瑞宗族的维兹一加卡塔尔杀手教团的传统势力圈,女巫和亡灵法师是如何躲过盘查,这么久都没暴lù的?”环视一圈,法拉目光清亮的说道:“所以,这才是重点。”@。
本站所有小说文章为转载作品,均由网友收集自网络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ww3689#outlook.com
Copyright @2017-2019 书云阅读 www.4yyd.com All Rights Reserved